契诃夫的海鸥飞进《伤心咖啡馆之歌》,麦卡勒斯小说首次被搬上中国舞台

7个月前 (02-08 20:01)阅读26338回复0
woniu
woniu
  • 管理员
  • 注册排名1
  • 经验值7679
  • 级别管理员
  • 主题1521
  • 回复37
楼主

柴诗闰1.jpg

改编自卡森·麦卡勒斯同名著作、孟京辉执导的话剧《伤心咖啡馆之歌》将于3月4日至6日登陆上海东方艺术中心。“独角戏女王”黄湘丽搭档实力演员孙雨澄、吴洲凯共同出演,独立音乐人张玮玮再度献曲。

去年,《伤心咖啡馆之歌》在阿那亚戏剧节首演四场,向观众展现了三个不同的结局,这一次回到传统剧场中会有何不同?孟京辉说,“海风的吹拂,真实的咖啡香味、音乐的浸染,都造就了首演时难以复制的舞台。但重归室内,好玩的道具舞美都在。”

孤独,是美国女作家卡森·麦卡勒斯作品中鲜明的底色,发表于1951年的《伤心咖啡馆之歌》延续了她的一贯风格,以炎热、偏僻、死寂的南方小镇为背景,围绕艾米利亚、马西和李蒙的畸形三角恋展开。故事里,那些试图将爱情当作解药的人们,却陷入更庞大的孤独之中。

“爱,是一件施爱者自己也无法掌控、孤独至深的事情”,麦卡勒斯用文字描绘出人类社会深入骨髓的孤独。孟京辉导演的《伤心咖啡馆之歌》延续了小说的故事和主题,这也是麦卡勒斯的作品第一次被搬上中国戏剧的舞台。一切荒诞、激情、绝望的嘶喊在时间的发酵中更加醇厚与浓烈,极致的舞台风格,使得《伤心咖啡馆之歌》成为首届阿那亚戏剧节最受关注的作品之一。

在野照物所3.jpg

一向擅长拆解爱情与孤独的孟京辉,还在剧中融入了海明威、福克纳、乔伊斯、塞林格、卡佛等现当代世界文学巨匠的精神宝藏,试图打通文字之间孤独的壁垒。隐藏在主线故事里的契诃夫《海鸥》片段,则让戏剧节奏发生了意想不到的变化。

“放入《海鸥》片段不仅仅是向契诃夫的致敬,还因为《伤心咖啡馆之歌》和《海鸥》形成一种互文的美感,30年前我就这么玩过了。”孟京辉说。当契诃夫的《海鸥》进入艾米利亚的梦境,承载厚重现代文学底蕴的契诃夫和古怪的天才少女麦卡勒斯在戏剧《伤心咖啡馆之歌》中奇迹般的相遇了——艾米利亚和妮娜两个女性,共同进行爱者与被爱者之间的抉择。

在野照物所.jpg

有着“独角戏女王”之称的黄湘丽,有着11年2000多场的舞台剧表演经验,在《伤心咖啡馆之歌》中,她一改昔日的状态重回多人舞台,成为女主角艾米利亚。肮脏、丑陋的李蒙由青年演员孙雨澄饰演,他将佝偻着背与观众见面。吴洲凯曾参演过孟京辉导演的《两只狗的生活意见》《柔软》等,在此次《伤心咖啡馆之歌》中,他将饰演玩世不恭的青年恶棍马西。永远错位的无望追求,在三个孤独的人之间诡秘荒诞的上演。孟京辉工作室年轻的演员们用极具个性的表演诠释麦卡勒斯笔下凶猛的、涌动的、缠斗的情感,通过黑色的、抽象化的表演形式淋漓精致地展现故事中的“诱惑”与“撕裂”。

柴诗闰3.jpg

“我最爱的两个男人,一个是老狼,一个是孟京辉。” 孟式戏剧的老搭档、音乐人张玮玮再度献曲,为《伤心咖啡馆之歌》呈现双倍色彩。音乐与戏剧之间的耦合令人期待,张玮玮用电子乐的先锋色彩或热烈、或冷漠地填画《伤心咖啡馆之歌》的孤独图谱。

《伤心咖啡馆之歌》的舞美及灯光出自舞台设计师张武、灯光设计师王琦——房子表达现实、鱼象征梦幻,手暗喻理想。舞台上,装置先声夺人,一只庞然巨手屹立在舞台的黄金分割处,三座房屋被安置在舞台两侧边缘,鱼儿禁锢在建筑之中。当契诃夫的肖像掠过观众头顶,30000个海洋球倾泻而下,在剧场有限而无穷的空间里,超现实主义的氛围编织着那座令人心碎的咖啡馆。

德国知名新媒体艺术家GolemKlonVIII通过全新创作的科技影像作品为这部孤独奇观构筑影像密码,通过人形元素、几何形态、“生命游戏”暗喻错位的现实。《伤心咖啡馆之歌》也是GolemKlonVIII与孟京辉的二度合作。

柴诗闰.jpg

剧照由孟京辉戏剧工作室提供

作者:童薇菁

编辑:姜方

责任编辑:柳青

*文汇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

0
回帖

契诃夫的海鸥飞进《伤心咖啡馆之歌》,麦卡勒斯小说首次被搬上中国舞台 期待您的回复!

取消
载入表情清单……
载入颜色清单……
插入网络图片

编辑器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