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辽史》:小说《杨家将》中被杨七郎一枪挑死的耶律沙真的那么不堪么?

1个月前 (07-30 05:41)阅读575回复0
woniu
woniu
  • 管理员
  • 注册排名1
  • 经验值7679
  • 级别管理员
  • 主题1521
  • 回复37
楼主

作者:陈二虎

读《辽史》:小说《杨家将》中被杨七郎一枪挑死的耶律沙真的那么不堪么?

一、耶律沙率兵勤王

五代时期的后汉皇帝刘知远去世,其二儿子刘承祐即位,逼反了手握兵权的枢密使郭威,率兵马攻入后汉京城大梁,刘承祐被乱军所杀。郭威取而代之,建立了周朝,史称后周。刘知远的弟弟刘崇此时盘踞于太原,任河东节度使,便在太原称帝,仍旧以“汉”为国号,也就是北汉。

北汉据有山西中北部以及陕西北部等地,地域面积很小,要想与郭威建立的后周抗衡,就必须得到契丹人的支持。于是,派人向辽朝求援,此时契丹人建立的辽朝,正是辽世宗耶律阮时期,刘崇自称“侄子”,希望“欲循晋室故事,求援北朝”。也就是说:效仿当年石敬瑭向契丹自称臣子与儿皇帝。

辽世宗耶律阮当然高兴,派人册封刘崇为“侄皇帝”,同意出兵共同抗击后周。

当时很多契丹贵族纷纷以兵疲马瘦等理由不愿意出兵,然而辽世宗强迫下令,率兵马南下。

行军到达归化州祥古山(今河北张家口市宣化一带),这里曾经是辽世宗父亲耶律倍的行宫,便在此举行了盛大的祭祀父亲的仪式。

祭祀完事,辽世宗大摆筵席,君臣开怀畅饮,辽世宗更是喝得酩酊大醉,夜宿于火神淀大帐内。

辽太祖的侄子燕王耶律察割串通耶律呕里僧等人,潜入大帐砍死了辽世宗,连同两位皇后萧撒葛只、甄氏皆被杀。皇族右皮室军详稳耶律屋质在危急时刻,找到辽太宗长子,时为寿安王的耶律璟,与赶来的皇亲国戚拥立耶律璟为帝平叛。这耶律璟还有些犹豫,耶律屋质力陈利害,耶律璟才同意,于召集兵马平叛。

读《辽史》:小说《杨家将》中被杨七郎一枪挑死的耶律沙真的那么不堪么?

察割听说寿安王被拥立为帝,是为辽穆宗,感到形势不妙,就抓了一些皇族与家眷为人质,开始谈判。耶律璟与耶律屋质就是利用谈判,辽世宗的兄弟耶律娄国杀死了察割,平定了察割之乱。

于是,辽穆宗耶律璟率兵马准备北返,就在这时,有探马来报,有一支人马军容严整,正向祥古山而来,辽穆宗闻知,不清楚这支兵马是敌是友,一时间有点惊慌失措,他怕这支生力军是察割的人马。

耶律屋质站出来说:“陛下,待我迎上去一看究竟。”

于是,耶律屋质率十余骑,远远地就看到尘土飞扬,他立马于路中央,并派了两个人去寻问。

很快,派出去的两个人随一个人策马来到耶律屋质面前,那人跳下马行礼,耶律屋质一看是遥辇阻午可汗的后人耶律沙。

耶律沙说:“详稳大人,某奉帝旨,率本部兵马从另路南下,闻帝被察割所害,便整军前来平乱。”

耶律屋质说:“已经拥立辽太宗子寿安王为帝,察割一党已伏诛,今我带你见新圣上。”

当辽穆宗耶律璟闻知耶律沙千里驰援,大加赞赏,封耶律屋质为总知军国事,封耶律沙为右皮室军详稳,统领侍卫亲军。

说来这个耶律沙,其母临产前,有人看到有一兄斑斓猛虎绕着其家的帐篷,随之,其母生下他,哭声洪亮若击鼓,八个月就健走如飞,约七八岁时,骑着家中一匹骏马立于朝格温都山(今赤峰市翁牛特旗乌丹镇东十八里左右)一棵大树之下,就像一个三军统帅,神态自若地指挥楮特部那些十岁左右的儿童征战杀伐,各有队伍,号令严明,有板有眼,这些孩子都十分惧怕他,不敢不遵其约束,当他把手中的牛角号一吹响,这些孩子们立刻聚到他身边,并且齐呼巴彦汗(其意富绕的王爷)。

部落中的人都暗暗称奇,说这孩子将来一定出将入相,是驰骋疆场的英雄。长到十七八岁的时候,相貌威严,体格魁星,膂力过人,精于骑射,武艺超群,并且契丹语与汉语都十分精通,颇有文韬武略,对于兵法战阵无师自通。生性慷慨豪爽,真有一诺千金之胸怀。

楮特部中的萨满对楮特部夷离堇说:“自世里家族取代我们遥辇家族以来,部落失去曾经的显赫,这孩子自带王气,是一个天地间的真英雄。”

于是,楮特部夷离堇就把训练部落兵马的任务交给耶律沙,奏请朝廷,任命耶律沙为楮特部兵马敞隐。

读《辽史》:小说《杨家将》中被杨七郎一枪挑死的耶律沙真的那么不堪么?

二、统兵援北汉

耶律璟当上皇帝,改天禄五年为应历元年。然而这个耶律璟是历史上一个十分奇葩的皇帝,昏庸、多疑、嗜酒,滥杀,不理国政,整日沉湎于醉酒之中,而且动辄就随意杀人,无论是朝中重臣还是亲随侍卫,滥杀如儿戏。并且对杀人有各种玩法:杖、斩、击、射、火燎、铁梳、划口、碎齿、枭首、腰斩、断手足等等。

自辽太祖耶律阿保机开始,皇族夺权事件屡有发生,辽穆宗上台,叛乱更加频繁,从太尉忽古质率众起事,到辽世宗妻弟萧海真与宣政殿学士李澣联系后周失败;从耶律倍儿子、辽世宗兄弟耶律娄国与耶律敌烈谋反被杀到辽穆宗亲弟罨撒葛与耶律李胡儿子耶律宛、侍中神都等人夺权失败;随后又有宣徽使耶律海里等人谋反;政事令耶律寿远等人谋反;李胡另一个儿子耶律喜隐谋反,在镇压这些谋反过程中,耶律沙一直孝忠辽穆宗,也就得到辽穆宗的信任,逐渐升任南府宰相。

耶律璟玩火自焚,终于在一次酗酒之后,被近侍花哥、小哥等六人杀死。

可以说辽穆宗之死大快人心,辽世宗的儿子耶律贤在侍中萧思温、南院枢密使高勋、飞龙使女里等人拥立下即位,是为辽景宗。

拥立辽景宗即位的萧思温等人都得到加官进爵,并且以“宿卫不严”之名处死了辽穆宗的亲信殿前都点检耶律夷腊、右皮室详稳萧乌里,也是一种立威。

读《辽史》:小说《杨家将》中被杨七郎一枪挑死的耶律沙真的那么不堪么?

对于耶律沙,辽景宗耶律贤深知其为人,又有军事头脑,对大辽忠贞不二,依旧任命耶律沙为南府宰相,总领南面边事,可见对耶律沙的信任,也见证了耶律沙的人品。

话说北汉皇帝刘钧死了,新皇帝刘继恩上台六十来天被杀了,刘继恩的弟弟刘继元又成了皇帝。

此时北宋恰是英明的开国皇帝宋太祖赵匡胤,看到这是千载难逢的消灭北汉的大好时机,先是派大将李继勋直扑太原,因卧底没能成功,李继勋闻知契丹援军赶来而退兵。过了三个月,赵匡胤率大军亲征北汉,北汉一面拼死守城,一面向大辽求援。

辽景宗不能不管这个“侄皇帝”,立刻命令总领南边事的耶律沙兵分两军驰援。耶律沙兵分两路,一万人马从定州方向出击,亲率两万精锐骑兵出石岭关,如钢铁的洪流一般,席卷而来。

耶律沙在阳曲县之北与宋将建武军节度使何继筠率领的宋军遭遇,耶律沙不愧为久经沙场的老将,与多于自己一倍的宋军激战,一点都没处小风,然而,很快传来一个不好的消息,自己派出的出定州一万人马,被北宋殿前都指挥使韩重赟击败,耶律沙知道孤掌难鸣,就选择退兵,宋将何继筠自后掩杀,耶律沙损失两千人,被俘几百人,也杀伤宋军三千,可谓旗鼓相当,缓解了北汉的压力,得以存活下来。于是,耶律沙得到辽景宗赏赐,加守太保。

读《辽史》:小说《杨家将》中被杨七郎一枪挑死的耶律沙真的那么不堪么?

三、白马岭之战

辽乾亨元年,宋太平兴国四年(公元979年),宋太宗赵光义亲率大军伐北汉,北汉得知消息立刻向大辽求援。

辽景宗立刻诏令南府宰相耶律沙为都统,与冀王耶律敌烈、监军耶律抹只驰援北汉。耶律沙按计划到达白马岭(山西孟县北附近),前面一条大涧阻住去路,涧中水流湍急,对岸宋军悍将郭进率兵马以逸待劳,严阵以待。熟知兵法的耶律沙深知,宋军早有准备,不能冒然轻进,要等待率领后军的南院大王耶律斜轸的人马到达后,再组织涉涧进攻。

冀王敌烈是皇亲国戚,自恃位高,力主兵贵神速,发起攻击,监军耶律抹只也是皇亲,又是监军,根本就没把宋军放在眼里,也表示立刻发起攻击为上。

耶律沙苦劝,说宋军在对岸已经充分准备,冒然渡涧,恐有不测。冀王敌烈笑他胆小怯战,率领耶律抹只等将士,拍马舞刀就开始渡涧,耶律沙仰天长叹,无奈只好指挥人马跟进。

当辽兵人喊马嘶半渡之际,宋将郭进抓住时机,率宋军发起攻击,战斗十分惨烈,辽兵逐渐不支,耶律敌烈的儿子哇哥中箭落马,敌烈情急之下来救儿子,被宋军砍下马去,父子俩都一命呜呼了。耶律沙的儿子德里,突吕不部节度使都敏、黄皮室详稳唐筈也先后战死,士卒死伤无数。

耶律沙与耶律抹只奋勇拼杀,却无法脱身,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幸亏南院大王耶律斜轸率后军一万人赶到,看到情况危机,立刻下令将士们万箭齐发,才击败宋军的进攻,让耶律沙与耶律抹只率领残余人马退了回来。

耶律沙所统人马已经损失大半,就与耶律斜轸啇量,军马退到一个安全所在,进行休整后,再增援北汉太原。

就在休整过程,遇到北汉驸马都尉卢俊,说太原已经不保了,恐怕此时已经陷落了,只好率兵马往燕京方向撤退。

宋太宗赵光义拿下太原,灭了北汉,志得意满,殿前都虞侯崔翰认为应该趁士气正旺,势如破竹,拿下契丹人占领的燕幽地区。

读《辽史》:小说《杨家将》中被杨七郎一枪挑死的耶律沙真的那么不堪么?

于是,宋太宗以日骑东西班指挥使孔守正等将校为先锋,率兵马直扑契丹人的岐沟关,岐沟关辽守将刘禹看到宋军宛如神兵天降,开门投降。随后孔守正与东西班都指挥使傅潜率前锋向涿州进发,在涿州东沙河一带遭遇辽北院大王耶律奚底、乙室王撒合、统军使萧讨古的人马,孔守正与傅潜两翼出击,击败耶律奚底的辽军,追杀了二十余里。

宋军前锋孔守正与大将高怀德、刘廷翰合兵,尾追着耶律奚底的人马,杀到燕京(今北京)城下,辽南京留守韩匡嗣刚好没在城里,由其子韩德让代理守城。韩德让非平庸之辈,这可是那个时代如雷贯耳的人物,率军民日夜守御,等待援军。

耶律奚底与撒合、萧讨古等人来不及进城,率所部万余人退到燕京城北。

宋太宗赵光义信心满满地布置围城,又派出悍将马仁瑀对耶律奚底所率辽兵发起攻击。

耶律奚底兵少势孤,且战且退,退到清河(北京清河镇)之北一带。

且说在白马岭作战惨败的辽军,得知燕京危机,南院大王耶律斜轸率所部火速驰援,正遇到耶律奚底的人马败退下来。

耶律斜轸将计就计,让自己的兵马打着耶律奚底的青色旗,佯装溃逃,引诱尾随的宋军来追击,在得胜口展开厮杀,正在这时,耶律沙也统所部人马赶到,击退这支宋军,才稳住阵角,也给予燕京城内的韩德让一点精神安慰。

当惕隐耶律休哥率五千精锐骑兵赶来会合,派人宣布辽景宗对耶律沙等人诏谕“军中事宜”。

耶律休哥深知自己的五千兵马兵力不足,为了造成一种大军到达的声势,命令士卒白天每人手持两面战旗,夜间每人手持两把火把,虚张声势,疑惑宋军,沿着燕京城西的西山山麓南来,切入宋军侧后方。

随后,耶律沙率所部人马自清河北南下,在高粱河(今北京西直门外)一带与宋军交战,此时的宋太宗赵光义恰好在燕京西北隅督战,对于耶律沙所率的万余骑根本没放在眼里,指挥宋军精锐出击,耶律沙本来就是来诱敌的,两军一接触就败退而走。赵光义那里肯放过,想吃掉耶律沙之支辽军,穷追猛打,就在这时,辽将耶律斜轸率所部自横斜里杀出,耶律休哥所部会同萧干等人部队也包抄到宋军背后,两支生力军左右夹击,耶律沙又调转马头,率所部回身杀来,一下子令宋军仓猝大乱,损失惨重,宋太宗不得不命令攻打城西、城北的宋军来迎战。

当守城的韩德让看到攻城宋将匆忙撤围,便知援军到达,于是,在城上擂鼓呐喊助威,并且打开城门,派军队袭击宋军。

这一场浴血大战,宋太宗本人大腿上中了两箭,身受重伤,一下军心崩溃,众将拼死把宋太宗护送回御营。这场厮杀,辽将惕隐耶律休哥也身受三处伤,战斗到夜幕降临,宋军败退,辽军也鸣金收兵。

第二天一早,士气高涨的辽军对宋军发起攻击,此时的宋军已经群龙无首,宋太宗因伤重,半夜就在亲卫的护卫下南遁,诸将不知宋太宗生死,军心动摇。于是,兵败如山倒,宋军将士竞相溃逃,耶律休哥与耶律沙乘胜追击,耶律沙所部一直追到涿州地界。

这次大捷,可以说耶律休哥功劳最大,其次就是耶律沙。

读《辽史》:小说《杨家将》中被杨七郎一枪挑死的耶律沙真的那么不堪么?

四、君子馆生擒杨重进

辽景宗时期,由于汉臣韩匡嗣的儿子韩德让与皇后萧燕燕关系非同一般,得到重用,封燕王,辽景宗任命韩匡嗣为都统,率南府宰相耶律沙、惕隐耶律休哥等将领伐宋,在满城惨败,辽景宗大怒,要追穷韩匡嗣与耶律沙兵败之罪,皇后萧燕燕出面,才免于兵败之罪,其实这次兵败,责任是韩匡嗣啊。

辽景宗耶律贤去世,其十二岁的儿子耶律隆绪即位,是为辽圣宗,承天皇太后萧燕燕摄政,此时耶律沙年岁已高,特赐几杖,以示尊重。

辽统和四年,宋雍熙三年(公元986年,十一月八日,承天太后萧燕燕在燕京宫殿内大宴文武将校,决定携少年天子辽圣宗耶律隆绪率大军南伐,因耶律沙年纪大了,要他留下来。

耶律沙慷慨激昂地说:“老臣虽然六十多岁,但一生都在马背上,如今依旧能吃一只羊腿,开得硬弓,愿随太后出征,率三千人马为先锋。”

承天太后萧燕燕说:“爱卿一生为国征战,精神可嘉,此番出征,就让年轻人建功立业吧。”

耶律沙执意要去,并随手取过殿上武士的金瓜舞了一番。

承天太后萧燕燕不仅拍手称赞,立马赐耶律沙御酒,同意了耶律沙出征,把他留在中军,耶律沙说:“我在中军,这不是成了一个摆设,我要到阵前杀敌。”

承天太后见耶律沙一再请缨,就让他为耶律休哥的副都统,随耶律休哥前锋人马出征。前锋到达唐兴(今河北任丘西北),宋军已经事先屯守在滹沱桥北,严阵以待。

耶律沙望着桥北的宋军对耶律休哥说,我带弓箭手上前射杀宋军,耶律休哥同意,耶律沙率弓弩手一阵乱箭,就迫退宋兵,并放火烧断桥梁,切断了宋军往来通道。

十二月七日,承天太后萧燕燕驻跸于滹沱河北,诏令耶律休哥率前锋人马阻绝宋军进入祁州(今河北安国)。承天太后萧燕燕探知宋瀛州都部署刘廷让统领的宋军欲从河北东部北上,急令耶律休哥回兵与中军会合迎击刘廷让,耶律休哥分派兵马扼守要地。

此番刘廷让是与沧州都部置李继隆合兵北上,自己统领前部人马,让李继隆统率后继部队,相互策应。

十二月九日,刘廷让率兵马到达君子馆(今河北河间北),发现了辽军,立刻组织军队布阵迎战,然而天气突变,出奇的寒冷,士卒衣服单薄,几乎都冻僵了,连弓箭都无力拉开。耶律休哥所率前锋兵马很快占据主动,承天太后不失时机地投入中军人马,把刘廷让所率宋军围个水泄不通,刘廷让苦苦支撑,等待李继隆的人马到达,然而李继隆得到刘廷让前军不利被包围,竟然率后军退守乐寿(今河北献县),彻底让刘廷让的几万人马陷入死地。

战斗自上午七点左右杀到下午将近五点,宋军损失惨重,军心崩溃,刘廷让手下御前忠佐神勇指挥使桑赞率本部兵马突出重围而走,刘廷让与高阳关部置杨重进也率残部准备突围,耶律沙善于观察战场上的形势,见宋军士卒都往刘廷让这块聚集,便知是宋将主将。

擒贼先擒王,耶律沙拍马直奔刘廷让,开弓一箭,就把刘廷让的战马射翻,刘廷让摔倒在地,耶律沙大喊着直扑刘廷让,想生擒落马的刘廷让。杨重进看到刘廷让落马,一员辽将拍马而来,就奋不顾身地拦住耶律沙,拼死一搏。耶律沙的肩头先被杨重进的长枪刺中,血一下涌了出来,耶律沙低吼一声,丢掉手中刀,用手抓住杨重进的枪杆,用力一带,就把杨重进带离马鞍,压在自己的马鞍桥上,把杨重进生擒活捉,再找刘廷让,已经被帐下卫兵救起,骑上卫士的马匹,突围而走了。

此次承天太后统兵南下,大胜宋军,凯旋归来,承天太后萧太后亲自探望耶律沙的伤情,赏赐颇丰。

转眼间到了统和六年,耶律沙因病加上旧伤复发而去世。

读《辽史》:小说《杨家将》中被杨七郎一枪挑死的耶律沙真的那么不堪么?

0
回帖

读《辽史》:小说《杨家将》中被杨七郎一枪挑死的耶律沙真的那么不堪么? 期待您的回复!

取消
载入表情清单……
载入颜色清单……
插入网络图片

编辑器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