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滕王阁序》第一段 讲解

8个月前 (08-06 14:47)阅读33971回复0
程安絮
程安絮
  • 注册排名1888
  • 经验值68
  • 级别评论者
  • 主题12
  • 回复4
楼主

豫章故郡,洪都新府。

  豫章、洪都:古地名。汉高帝(刘邦,他也叫汉太祖,还叫汉高祖,称号多得很!)初年,将大约相当于今江西省所在区域划为豫章郡。隋朝开皇(开皇是隋朝开国皇帝,隋文帝杨坚的年号。大名鼎鼎的隋炀帝杨广就是他儿子。)九年改为洪州(洪都是洪州的别称),到此时,该行政区的范围经过多次缩水,已经差不多只剩下如今南昌市所在区域了。

  译文:(这里是)以前的豫章郡,现在的洪都府。


  在我国流传下来的各版本《滕王阁序》中,开篇第一句都是“南昌故郡”。然而豫章郡从诞生一直到王勃写序时,地盘不断缩水,名字也反复改了几次,却从来没有叫过“南昌”。倒是其治下一直有一个附郭县叫“南昌县”,这个南昌县的名字倒是从来没变过。

  所谓附郭县就是地盘离州城(古代州郡相当于现在的省,州城就相当于省会城市)很近,县衙们(县政府)就直接设在州城内的县。

  有学者推测王勃原作是“豫章故郡”,只是后世为了避唐代宗李豫的讳才改为了“南昌故郡”。至于有可能刻在滕王阁上的原作,从古至今滕王阁被毁又重修了几十次,上哪儿找去?

  直到近代,发现了日本皇室收藏的《滕王阁序》抄本,其开篇就是“豫章故郡”。


星分翼轸,地接衡庐。

  翼(yì)、轸(zhěn):二十八星宿(xiù)的最后两个。古代星象学把天上的星宿和地上的区域一一对应起来,豫章对应牛、斗二宿,而牛、斗二宿在翼宿和轸宿的中间,刚好将两宿分开。

  衡、庐:衡山、庐山。

  译文:(此地对应的)星宿位置(牛、斗二星)分开了翼宿与轸宿,土地连接着衡山和庐山。


襟三江而带五湖,

  襟(jīn):古代人穿的长袍胸前的交领。

  带:衣带,也叫腰带。现在的腰带是用来系裤子的,古代的腰带用来系长袍,同时也有一定装饰作用。为了和现在的腰带区分,建议翻译为衣带。


  三江、五湖:个人认为都是虚指。豫章境内江湖很多,王勃当日不可能掰着手指一一数过,然后认真分析应该用哪三江,哪五湖。但是,赣(gàn)江肯定在三江之内,因为滕王阁就在赣江边上;鄱pó阳湖肯定在五湖之中,因为本序中多次提到鄱阳湖。

  译文:(这个地方)以三江为交领,以五湖为衣带。


 控蛮荆而引瓯越。

  蛮荆(jīng):指春秋时楚国所在地(今湖南湖北)。古代按方位称少数民族为:南蛮、北狄、东夷、西戎,楚国人就属于“南蛮”。既然楚国人是南蛮,那他们的地盘肯定也是遍布荆棘(jí)的蛮荒之地,所以楚地又叫“蛮荆”。这里友情提示大家,歧视少数民族是不对的。

  瓯(ōu)越:百越的一支,在今浙江省境内。

  这里的“瓯越”可以是单指瓯越一支,也可以是借瓯越代指百越。个人认为是代指。

  译文:(洪州府)控制着古楚之地又连接着百越之地。


  关于裤腰带:

  其实古时候也是有用于系裤子的腰带的,通俗一点的叫法就是裤带,文雅一点的叫法就是汗巾。

  红楼梦里宝玉和蒋玉函互换的“汗巾子”就是这种汗巾。原文里有描写到:蒋玉函是撩起外衣取了汗巾,还有袭人也是在晚上脱了外衣就寝之时,才发现宝玉换了汗巾。有兴趣的同学可以找原文来研究下。87版红楼梦第12集(我看的央视网的)后半集就有宝玉和蒋玉函换汗巾的情节,还原得挺好的。有兴趣也可以去看看。


  瓯越历史:

  这里只是粗略讲一下,详细的大家可以去看《史记-东越列传》,有白话文版的。

  战国末年有两个相邻的小国——因为太小连名字都失传了,它们分别是后来的闽越国和东越国(又称瓯越国)的前身。闽越国前身的国王叫无诸、瓯越国前身的国王叫摇,都是越王勾践的后裔。

  秦国吞并这两个小国以后,把它们的土地合并在一起设为闽中郡。 秦末诸侯起义的时候,无诸和摇跟着鄱(pó)阳县令(这两个王也是够窝囊的)一起参加了反秦运动。

  秦初灭时,项羽(其实他叫项籍,羽是他的字)还是老大,论功行赏时把无诸和摇给忘了(太没存在感了),于是他们就没跟着项羽混。 后来刘邦和项羽打起来了,他们就跟着刘邦打项羽。

  灭了项羽后,刘邦封无诸为闽越王,把闽中郡赐为他的封地。而摇不但没封号,连祖传的土地也被老伙计给吞了。不知道是摇不小心得罪了刘邦呢,还是刘邦故意想制造无诸与摇之间的矛盾。

  汉惠帝(刘盈,刘邦和吕后的儿子)三年,又要翻旧账对当年有功的越人(百越之人)进行封赏。封摇为东海王,还把他的祖传宝地还给了他(刘盈跟他老爸商量好的吧,专业挑拨离间)。摇定都东瓯,因此民间也叫他东瓯王、东越王或瓯越王,他的封地也叫东瓯国、东越国或瓯越国。

  过了几代人后,汉景帝(刘启,汉武帝刘彻的老爸)三年时,吴王刘濞(bì)(刘邦哥哥的长子,封地在百越中的吴越)谋反,邀请闽越国和瓯越国一起干。闽越王没参加,瓯越王跟着去了。后来打了败仗跑路的时候,瓯越王受到朝廷威逼利诱,杀了吴王后投降。从而免于受罚,回去继续当瓯越王。

  吴王的儿子刘子驹逃到了闽越国,因为记恨瓯越王杀了他老爸,时常鼓动闽越王攻打瓯越国。

  汉武帝建元(建元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年号,年号这玩意儿就是汉武帝发明的)三年,闽越王出兵围了瓯越国。瓯越国弹尽粮绝的时候向朝廷求援(没抱太大希望,肯救最好,不肯救就投降),汉武帝听完群臣扯皮之后决定发兵。派了一个心腹,费了一番周折才调到兵。结果朝廷刚发兵,闽越王得到消息就撤军了。

  瓯越王表示这个地方不能待了,于是上表请求带着百姓迁到“中国”去。汉武帝就把他们迁到了江淮地区。

  建元六年,闽越王郢(yǐng)攻打南越国,南越国向朝廷求援。这次汉武帝翅膀硬了,没听群臣扯皮就直接发兵了。闽越王郢(不知道跟上次围瓯越国的是不是一个人)负隅顽抗,想要鱼死网破。他弟弟馀(yú,余的繁体字)善看不下去就杀了他投降了。汉武帝见罪魁祸首已死就不再追究,并封了无诸后代中唯一没有参战的繇(yáo,闽越国里的一个地名)君(应该是一种封号,跟“武安君”什么的差不多)丑为新的闽越王,封号为越繇王。

  但是馀善因为大义灭亲救了闽越国而受到百姓拥戴,自立为王,新任闽越王丑有名无实。所以汉武帝只好把原来瓯越国的土地封给馀善,让他当了新的瓯越王(我觉得汉武帝跟刘邦、刘盈一样,都是故意挑拨离间)。

  元鼎(还是汉武帝的年号,他一共用过11个年号,这是第五个)五年,南越国造反。瓯越王馀善主动请求配合朝廷一起平乱,却在半路上以海风过大为由(他是走海路的吗)停军不前。还暗中派使者跟南越国联系,企图坐山观虎斗。

  等汉军都把南越国给灭了,馀善还没到,汉军将领一气之下请求出兵攻打瓯越国。汉武帝认为士兵刚征讨完南越国,需要休息,就命令军队驻扎在豫章的梅岭待命。

  元鼎六年,馀善听说朝廷要打他,就率先反了,自封汉武帝(刘彻表示无话可说)还主动出击杀了汉军几个尉官。他手下有个越衍侯(封邑里只有700人)吴阳,原来在朝廷当官,朝廷派他回瓯越国劝馀善投降。馀善不听,他就在汉军打过来时,联合建成(太子建成表示这不是巧了吗)侯敖(áo)、繇(yáo)王(闽越国王,还记得越繇王丑吗,封号应该是世袭的)居股倒戈杀了馀善。

  最后,封繇王居股为东成侯,食邑一万户;封建成侯敖为开陵侯(食邑未知,可能千户);封越衍侯吴阳为北石侯(食邑未知,反正比他那700人多),把他们都弄到了中原。汉武帝觉得闽越、瓯越地势险峻、易守难攻,人民不服教化、反复无常。就把他们全都迁到了江淮地区。(历经几代人,终于把两个小诸侯国彻底融合了)


物华天宝,龙光射牛斗之墟;

  物华:万物的精华。

  天宝:天然的宝物。

  物华天宝:泛指各种奇珍异宝,这是一个典型的,将两个意思相近或重复的词,组成一个字数更多的词来凑字数的例子,大家要记住这个技巧,活学活用。

  牛、斗:都属于二十八星宿。斗就是北斗七星。

  译文:(此地盛产)各种奇珍异宝,(比如当年)龙泉、太阿的光芒直射牛、斗两宿所在之处(就是最好的例子)


  龙光射牛斗之墟的典故:

  三国时期有个豫章太守叫张华。他发现牛、斗两宿都有紫气环绕,觉得这是宝物出世的征兆。无奈他水平不够,看不出宝物究竟出在何处,于是就请来星象大师雷焕一起研究。雷焕看出宝物应该在丰城县,于是张华便任命雷焕为丰城县令,以便他暗中寻宝。

  雷焕到任后暗中查访了好久,终于在一个监狱的地基下挖出了一个石匣。匣内有两把宝剑,一个剑柄上刻着龙泉二字;一个剑柄上刻着太阿(ē)二字。雷焕随便擦拭了两下,两把宝剑就变得焕然一新,光芒四射;天上牛、斗二宿的紫气也不见了。

  雷焕派人给张华送去一把(意思是平分吧)。张华看后回信道:我看了剑上的文字,知道这把就是干(gān)将(jiāng)神剑,还有一把莫邪(yé)在哪里(不是龙泉太阿吗)?这两把神剑是一对儿,不能分离啊(明显想独吞啊喂)!可惜雷焕还没有把莫邪送出去,张华就遇害了(这就是吃独食的下场),干将也下落不明。

  后来雷焕也死了,莫邪就传给了他儿子雷华(取这个名字是纪念老伙计吗)。雷华任豫章中左使时,有一次路过延平津。走到河边时,腰间佩戴的莫邪宝剑忽然一跃进入河中。雷华派了很多人下水寻找,很久也没有找到。后来只见两条龙相互缠绕着慢慢浮出水面,然后腾空而去。雷华知道干将、莫邪已经化龙飞走,就不再寻找。

  福建富屯溪畔有个龙津亭,不知道跟这个典故有没有关系。


人杰地灵,徐孺下陈蕃(fán)之榻。

  徐孺:徐穉(zhì),字孺子。东汉名士。

  陈蕃:也是东汉名士,曾任豫章太守。

  榻:一种木制的可躺可坐的小型单人床,形状狭长低矮。可以简单理解为古代版躺椅。

  译文:(此地)人杰地灵(成语就不翻译了),(当年)陈蕃为徐孺专设悬梁之榻(就是最好的例子)。


  徐儒下陈番之榻的典故:

  东汉时期,豫章有一位名士,姓徐名穉(zhì)字孺子。品德高尚,受人尊敬,素有南州高士的美誉。朝廷曾多次以高官厚禄相邀,徐孺都辞而不就,因为他觉得东汉气数已尽,非人力所能挽回。

  同时期的另一位名士陈蕃(fán),对徐孺仰慕已久而不得见。有一次陈蕃因直言犯谏而得罪了权贵,被贬为豫章太守。到了豫章他连府衙都没进,就带着下属直奔徐孺家而去。

  陈蕃想聘请徐孺任衙内功曹,徐孺还是坚辞不就,但是出于对陈蕃(别忘了人家也是个名士呢)的敬重,答应时常到他府上面基。陈蕃也投桃报李,专门为徐孺准备了一个床榻;平时把它高悬与房梁之上,只有徐孺造访的时候,才把床榻放下来,两个人在上面热情地交流。


雄州雾列,俊采星驰。

  雾列:这个“雾”字有很大争议。有说豫章多山,雾是指山巅之云。也有说南方本就多雾。还有说雾是形容词:像雾一样(什么鬼?)。

  俊采:俊指才智过人之人,采指文采。这是一个典型的为了凑字数,而把两个意思相近或重复的字,组成一个词的例子。大家要记住这个技巧,活学活用。

  星驰:有说是像流星一样飞驰。也有说是像天上的繁星一样众多,因为繁星运转不息,所以加一个“驰”字。(个人觉得取第二种吧)

  译文:雄伟的大洲坐落在云雾缭绕之地,(此地孕育的)名士才俊如天上运转不息的繁星一样不胜枚举。


台隍(huáng)枕夷夏之交,

  台:城墙。

  隍:护城河。有水的护城河叫“池”,没水的护城河叫“隍”。

  台隍:指城池。

  枕:这是一个拟人修辞。可以理解为处于、坐落在。

  夷:东夷。这里应该是代指蛮夷。

  译文:城池坐落在蛮夷与华夏交界之处。


宾主尽东南之美。

  尽:①<副>全部,全都。②<动>竭尽,用尽。引申为囊括。

  美:美好的人,优秀的人。我们引申一下,直接译为“才俊”吧。

  译文:

  ①(这次宴会的)宾主全都(是)东南地区的才俊。

  ②(这次宴会的)宾主囊括了东南地区的(所有)才俊。


都督阎公之雅望,

  都督:州郡的最高军事官员。理解意思就行,不用翻译。

  阎公:古人在姓后加个“公”字,是对人的一种尊称。比如曹雪芹被尊称为曹公,比如在下将来可能会被尊称为程公。也是理解就行,不用翻译。

  雅:美好的。

  望:声望,名望

  雅望:我们就译为美名吧。

  译文:都督阎公的美名(远扬)。


棨(qǐ)戟(jǐ)遥临;

  戟:古兵器,戈和矛的结合体。


  棨戟:仪仗用的木质戟,一般表面刷满红漆或缠满红色布条。这里指代仪仗。

  临:到来,到达。

  译文:带着仪仗远道而来。


宇文新州之懿(yì)范,

  新州:古地名。

  宇文新州:在某人的姓后面加上他所管辖(xiá)的地方名称,也是古人的一种尊称方式。还是理解不译。

  懿:美好的。

  范:风范。

  译文:宇文新州的美好风范(也是早有耳闻)。


襜(chān)帷暂驻。

  襜帷:古代包在马车四周的帷布。这里代指车马,进而代指宇文新州本人。

  驻:停留。

  译文:(宇文新州的)车架(今日也在这里)短暂停留。


十旬(xún)休假,胜友如云;

  十:十天

  旬:古时把一月平分为三个“十天”,每个“十天”都是一旬。其中,初一到初十为“上旬”,十一日到二十日为“中旬”,二十一日到三十日为下旬。上、中、下旬合称三旬

  十旬:不是十个旬的意思,而是为了凑字数把十和旬这两个意思重叠的字组成一个词。

  译文:(今天恰好是)[十天|一旬]一次的休假,(阎公的宴会上)胜友如云(照例成语不译,下同)。


千里逢迎,高朋满座。

  逢迎:逢和迎都是迎接的意思,又是凑字数组词。

  译文:(都督)不远千里前去迎接,(滕王阁内)高朋满座。


腾蛟起凤,孟学士之词宗;

  腾蛟:《西京杂记》提到,董仲舒梦到蛟龙入怀,然后作了《春秋繁露》。

  起凤:《西京杂记》提到,扬雄作《太玄经》后,梦到自己吐了一只凤凰到《太玄经》上。

  词宗:一般和“诗仙”、“诗圣”一样,是对文学造诣高超之人的尊称。这里应该是引申为高超的文学造诣。

  译文:(堪比当年)蛟龙入怀的董仲舒和吐凤《玄》上的扬雄的,是孟学士的文学造诣。


紫电清霜,王将军之武库。

  紫电:《古今注》提到,吴王孙权有六把宝剑,第二把名叫紫电。

  清霜:《西京杂记》提到,高祖斩白蛇剑,剑刃上常常带有霜雪,因而名为“清霜”。

  武库:武器库。这里应该是引申为武器收藏。

  译文:(不输当年的)紫电、清霜宝剑的,昰王将军的武器收藏。


家君作宰,路出名区;

  家君:向别人提及自己父亲时的尊称,等同于家父。

  作:当,任。

  宰:地方长官,如县令。

  出:经过,穿过。

  名区:对别人地盘的尊称,等同于贵地。

  译文:家父在地方当官,(我为了探望他而)路过贵地。


童子何知,躬逢胜饯。

       童子:小孩子,作者自谦的说法。

  躬:亲自,亲身。

  饯:<动词>设酒食送行。引申为<名词>送行的酒宴。进而泛指所有宴会。

  译文:(我一个)小孩子有什么见识,(竟然有幸)亲身参加如此胜大的宴会。(其实“逢”有刚好遇上的意思,但是和“躬”冲突,不好翻译。)


0
回帖

《滕王阁序》第一段 讲解 期待您的回复!

取消
载入表情清单……
载入颜色清单……
插入网络图片

编辑器信息